厄齐尔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 因与土耳其总统的一张合照(3)

  第二篇

TIM截图20180723095148

  我曾在三个无疑竞争最激烈的联赛踢过球, 有幸在德甲、西甲和英超都得到了队友和教 练很好的支撑。在职业生涯中,我也学会了 怎样同媒体打交道。

  许多人都谈及我的表示,这此中褒贬不一。 若哪家媒体或哪位专家能指出我在球场上犯 的错,我会虚心接收。我并不是
完满的足球运 动员,我的缺乏

不置可否也促使我不竭提高。但我不 能接收德国媒体反复针对我的两重文化布景 和那张照片,将全国杯失败是全队责任这一 点轻描淡写。

  还有某些德国报纸利用我的家庭布景和与埃 尔多安的合影作为左翼提升政治影响力的宣 传对象。为何他们要贴上我的照片,在头条 写上我的名字,把我看成俄罗斯全国杯失败 的罪魁祸首呢?他们不批评我的场上表示, 也不批评全队的场上表示,他们只针对我的 土耳其血缘和我对自幼接收的教育的尊敬。 媒体跨越了本来永久
不该跨越的私人界限,并试图让全德国与我为敌。

  令我失望还有媒体的两重标准。洛塔尔•马 特乌斯(德国国家队的一个荣誉队长)几天 前也与一位国家领导人会面了,但几乎没有 媒体批评他。只管他也与德国国家队关系紧 密,媒体却并没要求他公开说明本身的行 为。他照旧代表着德国国脚,没有人责备 他。如果媒体以为我应当为此离开国家队, 那他也应被褫夺荣誉队长的称号不是吗?还 是说我的土耳其血缘使我成为了众矢之的? 我一直以为”搭档”一词意味着无论在对方境 遇好坏时都相互支撑。比来,我计划和两个 一同做慈祥的朋友去德国的盖尔森基兴拜候 我的母校Bergerfeld。我资助了一个一年期 的名目。在这个名目中,无论是移民来的孩 子、家庭干瘦的孩子还是任何其余孩子都可 以一同踢球,一同深造怎样在社会上生活。 但是
就在咱们准备过去的几天前,我被一些 所谓的合伙人所��弃了,他们不想再与我合 作。另外
,本来与我配合的黉舍告诉我的管 理团队,他们如今不想让我去哪里了,由于他们”害怕媒体”,由于我和埃尔多安总统的 合影,特别是”盖尔森基兴的左翼政党正在崛 起”。说实话,这很伤人。只管那是我儿时的 黉舍,但我觉得他们其实不迎接我,也不想在 我身上费心。

  除此之外,其余赞助商也把我甩掉了。他们 同时也是DFB的赞助商,我本来要去拍摄世 界杯的宣传视频。但是
,在我与埃尔多安总 统合影之后,他们把我扫除出去了,还撤消 了所有原定的宣传活动。

  对他们来讲
,和我在一同配合不再是件有利 的事,还美其名曰”危机管理”。这一切都很 讥讽,由于德国政府部门查出他们的产品中 含有不法和未经受权的软件装备
,这让生产 者面对风险,成千上万的产品都被召回。

  当我被批评并被要求为我的行为向足协辩白 的时候,却没有人要求DFB的赞助商作出官 方和公开的说明。为什么呢?这莫非不比我 和我家族所在国总统合影这件事更加严重 吗?德国足协对此又有何评论呢?

  就像我说过的那样,”配合搭档”应当在任何就像我说过的那样,”配合搭档”应当在任何 情形下都支撑你。

  Adidas, Beats和BigShoe在这段时间都极其 忠诚,而且咱们之间配合无间。他们不纠结 于德国新闻媒体的耳食之论,而且以业余态 度实现了咱们的名目,我着实享受成为此中一员

  在全国杯时期,我和BigShoe配合,在俄罗 斯帮助了 23名幼童进行了能够改变终身的手 术,这也是我以前在巴西和非洲做过的。

  这是我作为一名球员最为重视的工作,但是
报纸们却不能为宣传这类(有意义的)工作 腾出空间。

  对他们来讲
,我被嘘或是和一个总统合影比 帮助全国范围的儿童接收手术更为重要。 他们也有平台去宣传和筹款,但是却选择不 去这么做。